欢迎来到山东金彩山酒业有限公司! 招商热线:400-189-1948

金彩山

彩山酒 • 厚道酒 非物质文化遗产
做白酒代理要多少钱
鲁酒瑰宝——馆藏文物展(一)
返回列表 来源: 发布日期: 2019.10.09

遂公盨

01


【年代】:西周中期

【尺寸】:高11.8厘米,口径24.8厘米,重2.5千克,

【收藏地】: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。

遂公盨(又名豳公盨、燹公盨) 椭方形,直口,圈足,腹微鼓,兽首双耳,耳圈内似原衔有圆环,今已失,圈足正中有尖扩弧形缺,盨盖缺失,内底铭文10行98字。器口沿饰分尾鸟纹,器腹饰瓦沟纹。它是2002年春天由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专家在海外文物市场上偶然发现的,现已入藏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。

盨是盛放黍、稷、稻、粱等饭食的礼器或食具。由圈足簋发展而来,用途亦与之相同。《说文解字》皿部:“盨,杠盨,负载器也。”盨出现于西周中期后段,主要流行于西周晚期,至春秋初期已基本消失。北京保利博物馆收藏的国家一级文物——遂公盨,堪称其鼎盛时期的杰出代表。所谓“人以物传”,随着这件青铜器皿的面世,一个早已淹没在历史尘埃中的名字——遂公,连同他的古老王国,一起浮出水面,进入了当代视野。

02

上古时期,宁阳西北部与肥城临界处有一古国,名遂。据说为夏朝所封虞舜后裔妫姓子爵国,商周时续封。清雍正版《山东通志》载:“遂,虞舜之后,周时为鲁附庸。《春秋》:‘庄公十三年齐人灭遂’;《汉书》:‘济北蛇丘县有遂乡’,在今宁阳县。”杨伯峻《春秋左传注》据《世本》推定,遂国故址在今宁阳县西北,与肥城界交错。所述地望与其他古籍如《路史》、《水经注》所载基本相符,与近人编著的《辞源》及《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》两书的说法和谭其骧主编的《中国历史地图集》标注的遂国位置也大致吻合。今宁阳西北鹤山乡尚有山名曰“遂山”(古名,又作“穟山”“穗山”),当与此有一定历史关系。

古遂国因为是舜的后裔,所以历经商周改朝换代,一直延续下来。虽无足够的史料记载,但可推测该国是长期以德治国的。鲁庄公十三年(公元前681年),在管仲的建议下,齐桓公与宋、陈、蔡、郑等国国君在齐的北杏(今山东聊城东)会盟。当时也邀请了遂国。但遂国当时是鲁国的附庸,因宗主国鲁国未应邀与会,故未参加会盟。齐桓公以此为借口向遂国发兵,遂国灭亡。

2002年,保利集团从香港购回一件“遂公盨”,其铭文铸有“大禹治水”及“为政以德”等内容。该盨高11.8厘米,口径24.8厘米,重2.5千克,呈圆角长方形,失盖,器口沿下饰鸟纹,腹饰瓦纹,小耳上有兽首,原有垂环,圈足中间有桃形缺口。有人据此认定此盨属于西周中期后段,即周孝王、夷王前后。其内底铭文共计10行,98字。前9行每行10字,末一行8字,中国先秦史学会理事长李学勤教授隶定为:

天命禹敷土、随山、浚川,乃差地设征,降民监德,乃自作配乡(享)民,成父母。生我王作臣,厥沬(贵)唯德,民好明德,寡顾在天下。用厥邵(绍)好,益干懿德,康亡不懋。孝友,訏明经齐,好祀无(废)。心好德,婚媾亦唯协。天厘用考,神复用祓禄,永御于宁。遂公曰:民唯克用兹德,亡诲(侮)。

全铭书法古雅秀美,于整齐匀称中求变化,保存情况良好,只在第四、五行下端,范铸时造成缺损扭曲,以致第五行末一字难于辨识。铭中有几个字,研究者有不同意见,如“差”“地”“寡”“御”等。对于此类古奥铭文来说,看法有异是正常的。其中关键是“遂公”的“遂”字。李学勤认为此盨为真品,“遂”字当依吴大澂等人之说,是“燧”的异文,读为遂国的“遂”。因将此盨定名为“遂公盨”,并指出“遂国在今山东宁阳西北,传为虞舜之后,春秋鲁庄公十三年(公元前681年)被齐所灭。作盨者是西周时的遂君”,认为“过去著录的古文字材料,有关禹的很少,只有秦公簋提到‘禹迹’,叔夷镈、钟述及成汤伐夏,‘咸有九州,处禹之堵(都)’。至于治水的事迹,乃是第一次发现。秦公簋等都属春秋,遂公盨则早到西周,成为大禹治水传说最早的文物例证,这对于中国古史的研究有很大的意义。”

03

据有关专家鉴定称,铭文内容可以佐证大禹治水和夏朝存在的真实性。然而“遂公盨”自发现以来即一直伴随着争议。首先,铭文没有时间、地点、人物(只有类似赞语的‘遂公曰’三字,可以推知说话人)、事件,纯粹是讲道德教训,与一般盨铭体例迥异;其次从行文风格看,铭文主题鲜明、通俗易懂,内容与战国人所作的《尚书·禹贡》太过雷同。因而有学者认为,此“遂公盨”来路不明,不排除是赝品的可能性。而且仅就命名来看,这一器物究竟应该称之为“遂公盨”,还是应该叫做“豳公盨”、“燹公盨”,也未有定论。故而,该盨目前疑点尚多,有待多方进一步确认。

严格来讲,如果此盨确系真品,也未必能最后证明大禹其人和夏王朝存在的真实性。因为按照传说推论,大禹应是原始社会末期的人,为夏王朝的奠基者,距今应在4000年以上。而遂公盨距今约2900年,其间还有1000多年的差距。铭文作者看待大禹时代,应该如我们现在看唐宋一样遥远,大概也只能把大禹当做传说人物看待。所以遂公盨铭文只能证实大禹治水的传说比过去的记载更加古老,对证明大禹其人和夏王朝的存在固然有一定作用,但仍不宜据此得出肯定的结论。

但如果遂公盨确系真品,却足以证明,大禹治水的传说早在西周中期即在遂国成为国君教育臣民的教材,证明遂国是以德治国的,还可以证明宁阳是迄今为止最早的见诸文字记载的大禹传说发源地。因为宁阳西北历史上曾为古遂国疆域,大禹治水传说在宁阳源远流长、宁阳大禹文化氛围特别浓郁,都是不争的事实。大禹治水虽然目前仍只能认作传说,但作为全国共同认可的先民战胜自然的先例,无疑属于宝贵的精神财富,已成为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内核、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宁阳大禹文化作为中国大禹文化的一个重要分支,同样有着重要的历史和民俗文化价值。

04


全国服务热线

400-189-1948